【我的返家乡故事】乡村故事

文章作者:叶文标时间:2020-07-03浏览:104

时间追溯到2019年的年末,乘火车回家的人很多,即使自己早早地买了火车票,但还只能站着一路回家。火车上,有早早盼着回家的各种人,当然也有和我一样的学生;是同样的急切,才会把眼神都看向窗外那频频闪过的各色景物。有家里的人在耐心等着他们回去,可他们却不知,这次竟会是有史以来最长的一次寒假。

近几年的冬天,都不显得冷,除了下雪的前后,方才知道是冬天。其实早在年前几天就有了些消息——新型冠性病毒在武汉开始传播了。消息的真正漫天爆发是在年初的几天,网上都是有关新冠病毒的消息,一时间全国都笼罩在新冠病毒之下。由于医疗人员的不懈努力和其他行业人员的支持,短短的几个月里,抗疫之战已卓见成效。想当初,‘封一城而护一国’的壮举和许许多多感人的抗疫故事仍然是现在三五人可聊的话题,想想他们的故事,如何不感‘此生不悔入华夏’之叹。一切都将会步入正轨,都还会是我们从前看到的样子。那些在此次疫情中牺牲和不慎丧生的人们,都在另一个地方保护着我们;而那些暂时隔离的人们,也总有人在等,等他们重聚的时候。

居家隔离的我们,一面上着网课,一面留意着疫情的发展趋势;从正月十五一直等到闰四月的中旬。由于学校里的学生分布在各地,为防止到校后的疫情传播,时至今日,我们仍在家里上着网课。看着有些学校陆续发布开学时间,不免心中有了疑惑,没有明确的消息,只是一味的等。

在家这段时间,或许是自上高中以来,待在家里时间最长的了。这近半年的时间,自己也好像重新见识了很多,这是一种感觉,一种矛盾的感觉。说真的,自己和父母之间的矛盾明显多了,自己觉得他们总在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然后大声和我说话或是吵。有时候竟觉得自己在他们面前连话也不想说了。渐渐的长大,却越来越经历原本该是小时候的叛逆。现在应该还有很多人在想着快快长大,但如果愿意,我倒希望时间可以再等等。

春种、夏忙,这是在家这段时间,自己仔仔细细地经历了两个农家时候。当刚回来时,远瞧着是绿油油的麦苗,而后是风吹麦浪,看着金黄色的麦穗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再到如今又重新种上了玉米和大豆。那一片片的土地养活着一代又一代的人。记得收麦子的时候,忙的就是那两天:顶着辣辣的日头,地头间站满了人,熙熙攘攘的话说着今年小麦的收成。也有开着老式的三轮车把麦子从地里拉回家里的,这样一直干到晚上十点多。听,此时被藏在激起的灰尘里的轰轰的声响也由此渐渐地变得短促轻缓。收麦子的时候,村里有的大人们会站在地间等,也有小孩子抽着放学的空,在回家的路上看看收割机这个庞然大物是怎样把麦穗吃进去又如何吐出麦粒的。虽不是自家的地,也是互相帮衬着的。即使夏忙的时候,但现在村里不像过年时热闹,平常的村子里只有很少的人。他们大都外出务工,即使是这样的时候也有会因外面的活多而分不开身。村子里不说十分和睦,但凡有事,只要说的出口的,自有应的。自己在这两天也是忙的,因为不是星期天,所以还要一边上课。家里的地多些,光是母亲自己肯定忙不过,巧的是父亲在收麦的前一天回来了。往年都是在六月一号左右收麦,今年倒是提前了几天,这样我们三人就一起收拾家里的麦子,自己所干的也有限,无外乎是把麦子拉回来,在装装麦子罢了。一旦重复一件事的时间一长,就会觉得农活是频繁而枯燥的,即使如此,想想之前全靠人工的时候的先辈们又是怎样呢,劳动人民的伟大可见一斑,自己所做的,不过是小巫见大巫了。

当我们长大,也学会了思考,想想大多事其实并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有的只是我们更加理解了事物。正是如此,若只从自己的方向考虑,不难看出,是自己长大了,也有了自己的想法,反而放大了与父母之间的矛盾,即使是有代沟一说,不过,你又是否可以和自己的父母在傍晚的时候去走一走,聊聊天呢,就自己而言,很少。陪伴是用时间衡量的,但理解却不光是靠时间,还是彼此的耐心,心照不宣的等一等彼此,是因为现在的他们还不能明白自己罢了。情感很难捉摸也难以割舍,当我们只留意窗外,难免错失了身边的人。若定是知他会回来的,现在又有什么因他们此刻的离开而忧虑的呢,总会相逢的。


终审人:周邵鹏

返回原图
/